当前位置:风月文学网首页 > 美文赏析>正文

那条山路有多远初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4:32:03
点击: 6

筹集几十元钱给妹妹买药,

妹妹生病了。她要去镇上卖捆柴和鸡蛋,她背着一大捆柴,长而瘦削,那柴简直和她一样!她手里还提着十几个鸡蛋。踉跄地独自走在湿且滑的山。

只好在路边找了块比较干的石头!

双脚有些酸疼;

在这湿而冷的冬天的空气里,她走了很久,她坐在那儿。看着眼前这条下山的唯一的路。坐着休息。时光好像倒回了三年前?那也是一个冬天。爸爸妈妈不舍地跟她们道别,向奶奶交代了。

他们背上挎着一个陈旧的大蛇皮袋,坚定地走向下山的路。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?像一块大石头就像她现在坐着的这块。鼓囊囊的,砸在她的心上;沉重却无法搬离,爸爸妈妈虽然没说:但她觉得肯定会很久很久见不到爸爸妈。

她猜得没错。都三年了啊!这已经是爸爸妈妈离家的第三个年头了,还有一段时间就要过年了,她盯着那条路沉思。不知道爸爸妈妈会不会。

自从爸爸妈妈走了以后,家中不定时的才能收到他们寄回的钱,数目也并不大。祖孙三人省吃俭用,也还是没能拼过妹妹一场大病的医药费?山上的路很难走,她只好上山砍柴!崎岖弯折,妹妹的病又犯在冬天;冬天山里。

她才会抱着一大摞干柴。

她一身旧衣裳,每次砍到最后,薄得不得了,拿着斧头的手僵硬无力,这个时候,她都会冻得直打。

奶奶说差不多够了。

缓缓前行;小心翼翼地在泥泞的小路上,砍了十多天柴,她才扎好那一摞干柴!将母鸡这些日子生的为数不多的鸡蛋装入桶子里。今天天刚蒙蒙亮,她坐在大石头上。她就带着干柴和鸡蛋出发了,一边昏昏欲睡。脑袋像榆木疙瘩那样。

一边想着砍柴时划到的手指,

她默不作声的站起来,她就清醒了。拍拍身上的灰,又往前走。提上鸡蛋;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为?

她忽然想到了同桌小雨。她走在这狭窄的山路上。眼前本来是一片泥沙的黄色;却总是浮现出那天去小雨家借书时。聊家常的温馨的场景还有小雨嘴角那抹幸福。

她回忆间;

原来只是幻觉。

小雨和爸爸妈妈聊学校,脚下又是一个趔趄;差点绊了一跤。她甩了甩头;强迫自己不去想了。眼前又是一片单调的土黄。妹妹的喊声响在耳畔;她惊奇地回头,四周张望。她觉得眼前又不是一片土黄了,妹妹的身影突然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她放学回家时妹妹会给她取下。

妹妹的充满希冀的询问爸爸妈妈的脸在她的脑海里放大。

山上的冬天萧瑟而清冷,

她砍完柴回到家时妹妹虽生病了,却总会讲些故事逗她笑蓦然间,耳边好像传来妹妹唱歌时清脆的声音?她忽然抬起头。那片土黄色也不见了。妹妹的身影消失了。她看着前方,而远处的那片蓝天,没了鸟的鸣叫,没了白云四处漂浮。澄澈明亮。显得沉默空旷和辽远,妹妹还等着我回去呢?那方洁净的蓝天,她突然加快了。

坚定的步伐一如三年前爸爸妈妈一样的稳健有力,

她这样想着,她看向远方的那片天,朝那里。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